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七章 被迫杀人
    人迹罕至的石门山,一辆别克越野车在崎岖的山路上艰难地爬行。卞梁坐在副驾驶的位置,和驾驶员有一句没一句聊着天。驾驶员是一个三十上下的男子,戴着墨镜,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。两个人不时爆发出粗鲁的笑声,根本就无视车外恶劣的路况。可见他们是经常跑这条山路的。

     后面坐着两个男人,他们的眼睛是被蒙住的,双手则被反绑在背后。坐在左首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,虽然被蒙住眼睛,但他神情却非常淡定。听着他们的聊天,脸上露出淡淡地冷笑。右首是一个三十上下的年轻人,身子在不停地颤抖着。

     “哎!我说这位先生!你能不能勇敢点?反正横竖是死,就不能在死之前表现得勇敢点?”中年人冷笑着对年轻人说。

     年轻人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 “你倒是很淡定!”卞梁回过头。

     “你们这样无视国法,迟早一天会被惩罚的!”中年人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 “将来的事,谁都不好说。还是看看眼前吧!”卞梁冷笑。

     中年人冷冷一笑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 坐在后排的程德明对他们的话充耳不闻,自顾自的闭目养神。郎俊明则紧张地望着窗外。

     别克车在半山腰停了下来。卞梁和驾驶员下车后,各自打开车门。

     “下车吧!目的地到了!”

     驾驶员说完,把中年人拉下车。中年人下车后,挺了挺腰板。卞梁把年轻人拉下车,年轻人脚一软,跌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 卞梁用脚踢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 “你杀人时怎么没见你这么孬种?”卞梁冷笑道。

     说完一把把他从地上拎起来。

     “站好了!”

     程德明扶着郎俊明下车后,跟着卞梁他们来到一片偏僻的山地。

     “好了!该你们做事了!”卞梁对着程德明他们说。

     “你们两个谁先来?”

     程德明和郎俊明都没有应声。

     “程德明!还是你先来吧!他就交给你了!”卞梁指着中年人。

     程德明拉着中年人往前走了十几步。

     “程德明!走这么远干嘛?”卞梁警觉道。

     “你们在旁边看着,我下不了手!”程德明笑笑。

     “那来这么多破事?好吧!就依你!你别给我耍心眼!”卞梁警告。

     “我耍得了心眼吗?”程德明冷笑。

     “谅你也不敢!”

     程德明附在中年人耳边悄声说:“我也是被胁迫的!希望你在九泉之下不要记恨我!”

     中年人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 “你怎么还不动手?”卞梁语气明显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 “人在临死之前总要交代点什么吧!”程德明不卑不亢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 “你......”卞梁一时无语。

     “你倒有爱心!”卞梁冷笑。

     “人之常情!”程德明回应。

     “能不能跟我说点什么?也许我能帮你做点什么!”程德明轻声问。

     中年人脸上露出感激的神色。

     “这个兴邦安保公司实际上是一个黑社会组织,是赵德善在幕后操纵着的。赵德善是谁知道吗?”中年人轻声说。

     程德明摇摇头。

     心想,我一个打工的哪知道这么多事?

     “赵德善是宁州市主管公检法的副市长,别看他名字里有‘德善’两字,却是个蛇蝎心肠的小人!我就是因为顶撞他几句,就被他......”中年人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“我只能给你说这么多!否则时间长了,他们就起了疑心!对你就不妙了!你赶紧动手吧!不管你以后会不会给我报仇,我都不会恨你!”中年人催促道。

     “还不知道您名字?”程德明问。

     “李承望!”中年人说完,挺直身子。

     “你说的事。我会想办法给你办到!现在你可以上路了!”程德明大声说。

     说完,掏出匕首,对着李承望的心脏位置直刺下去!

     李承望气绝,身子却没有倒下去!

     程德明拔出匕首,神情复杂地看了一眼李承望。

     然后走向卞梁。

     “他刚才跟你说了什么?”卞梁笑着问。

     “我说了,你能帮我办到吗?”程德明反问。

     “他托付你的事,还是你自己解决吧!”卞梁忙退让。

     “这是半粒解药。我是说话算数的!”卞梁递给他半粒紫色的药丸。

     程德明接过药丸,转过身把药丸吞了。

     “该轮到你了!”卞梁转向郎俊明。

     “我......我下不了手!”郎俊明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 “那你不想这半粒解药了?”卞梁把半粒药丸在他面前一晃。

     郎俊明为难地看了程德明一眼。

     “他本来就是该杀!你有什么好犹豫的?”程德明劝道。

     郎俊明咬了咬嘴唇,还是没有动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 “我来帮你吧!”程德明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 程德明把自己用过的那把匕首,递到郎俊明手上,然后双手握住那只郎俊明握刀的手,来到那个年轻人的跟前。

     “你看!这是心脏的位置,你照着刺下去,就一切OK了!”程德明比划着。

     那个年轻人虽然被蒙住眼睛,但还是能感觉匕首的寒光在面前晃动。他的脸色顿时煞白。

     突然!程德明握着郎俊明的手,一刀刺进了年轻人的胸部!

     年轻人顿时痛得在地上打滚!

     “现在!你自己亲自去补一刀!”程德明声色俱厉地对郎俊明吼道。

     也许是受到鲜血的刺激,也许是觉得无路可退!郎俊明面色狰狞地来到那个年轻人的跟前,照着年轻人心脏的位置,直刺下去!

     年轻人“啊!”的一声,身子挺了挺,不再有动静!

     “好!很好!”卞梁居然拍手鼓舞!

     “这是你的!”卞梁递给郎俊明半粒药丸。

     郎俊明神色漠然地接过药丸一把吞了......

     “你应该没把药丸全部吞了吧?”邵微看着程德明。

 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程德明惊讶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 “如果你把药丸全部吞了,你就不是程德明了!”邵微笑着说。

     “呵呵!”程德明笑笑。

     “我不但没有把药丸吞了,还把郎俊明毒性发作时的照片给拍了下来,存在了手机里。”程德明得意地笑笑。

     “当然是在卞梁走了以后拍的。”程德明顿了顿以后说。

     “哦!那太好了!这样在法庭上就有强力的物证了!”邵微欣喜道。